三痣

存档+堆积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谁让谁惶恐?”

「卢鑫/张玉浩(清水无差)」鲜虾馄饨


傍晚十七时二十五分的海,是腥咸冰澈渗至皮肉骨髓里头的。


不过这并不打紧,隔着几条烫的焦软的柏油马路以及几座为看海旅客专门建造的小旅馆,老旧电风扇的吱呀吱呀混着蔬菜生肉滚过沸水的刺啦刺啦,早就将这股怪异海味儿掩了下去。


馄饨摊挤在凉皮铺和烤串铺里头,叫卢鑫拉着张玉浩搁原地儿转转悠悠寻了十多分钟,今个儿才刚上脚擦的蹭亮拉风的鞋,也得废个半死不活。


找不着路也不能怨他呀,海边的海鲜烧烤才是他的小目标,像脱下大花裤衩光腚光膀子蹲小木板凳上抠脚撸串吸溜馄饨面条是真的想也没想过。


老天爷要是能事事如你愿哪儿还能尊他一声...

2017-07-22

© 三痣 | Powered by LOFTER